湖南高速人荣获“大国重器”全国演讲比赛银奖!

8月30日下午,由中共中央宣传部、国务院国资委、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全国总工会、共青团中央、全国妇联、人民日报社共同主办的“时代新人说——我和祖国共同成长”演讲大赛“大国重器”主题赛事决赛在青岛落下帷幕。最终,代表湖南国资委参加比赛的湖南高速集团选手杨眉以生动感人的内容和饱满真挚的感情打动了现场评委和观众,以第六名的成绩荣获银奖。


杨眉


托起中国的圆月亮


在我们湖南湘西有一处叫矮寨的苗家寨子,它坐落在险峻的群山之中,一线深深的德夯大峡谷,有如天堑,横亘于此......就在这座古老的苗寨上空,升起了一轮中国新时代的圆月亮。


记得那是1999年我与父母乘车从湖南前往重庆,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路过矮寨。汽车盘旋上了山路,路窄、坡陡、弯急,多险的路啊!6公里,我们足足行驶了30分钟。

后来我才知道,这条矮寨盘山公路,是抗日战争时我们的先辈用生命凿通的要道。这条路,从来都与国家命运息息相关。

当我第二次来到矮寨时,我成了一名高速公路人。2007年,湖南省高速公路集团组队修建矮寨特大悬索桥时,我是其中的一员。要在500多米深的峡谷之上,架一座“天桥”飞跃两岸,这在世界桥梁史上没有任何先例可以参考,我们能为国家创造新的奇迹吗?

面对的第一个难题,德夯大峡谷的宽窄在900到1300米之间变化,在这里建设大桥,要用到重达6000吨一根的钢缆、近两万吨的钢桁梁,常规的悬索桥架构方案根本无法实现。怎么办?创造!我们探索出塔梁分离式悬索桥结构,实现了建筑与自然的完美融合!

第二个难题,矮寨大桥的单件吊装最大重量达120吨,这相当于近10台满载的重型货车,可钢桁梁架设在300到400米的高空,吊装设备无法使用。怎么办?还是创造!我们研发出了“轨索滑移法”,攻克了困扰桥梁界多年的难关!

而我,作为一名试验工程师,是团队中最年轻的一员。记得刚到工地时,我是一个胆小、爱哭的女孩,我不仅每天要在简易的帐篷里重复着单调的试验,还因为交通不便,要把大量的材料和物资扛上山。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望着矮寨的星光,我多么渴望家的光亮。站在那山高谷深、飞鸟难渡的悬崖上,有好多次,我都萌生出了想回家的念头。但是,一位位甘入苦海、夙夜在公的前辈,坚定了我奋斗到底的决心。副指挥长陈国平在材料研发的关键时期突发心梗,可没等病情稳定,他就从重症监护室赶回了工地。当时正逢南方冰灾,一场突袭而至的暴风雪压垮了工地上刚建起的活动板房。但冰天雪地里,没有一个职工退缩,我们仍然坚持不断地质疑、探究、推翻再重来,终于,由中国创造的新型研锚体系从我们手里诞生!那一刻,我热泪盈眶,我知道,我已成为了一名真正的筑路人,我真切地感受到了战天斗地的豪迈!



2012年3月31日,主跨1176米的矮寨特大悬索桥正式通车,它是当今世界跨度最大的峡谷桥梁。“谁说外国的月亮比中国的圆,矮寨大桥就是中国的圆月亮!”这是习近平总书记跨上大桥时发出的盛赞!是啊,大国重器,今天的中国,桥,不再只靠双手而造,更靠科学、靠创新;路,不再只为抗争而建,更为民族的复兴,人民的安康!

2019年,我带着我的女儿驾车前往重庆,仿佛是时空穿越,这是她生命中第一次经过矮寨,这次,我们只用了一分钟。